(图)刘智宏:为人一身清,为婺一身勤

□来自:(2019-04-16)  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刘智宏给学生讲课

 

    刘智宏,1955年生,1970年进入浙江婺剧团,1993年12月加入中国民主促进会,国家一级演员。多次获浙江省戏剧节优秀表演奖、全国“映山红”现代戏大赛表演奖、全国少数民族戏曲汇演金奖、金孔雀奖、婺剧专业剧团大赛金奖,因伴唱杰出,荣获“伴唱特别奖”。

    从艺46年中,他的古装戏代表作有《百寿图》《姐妹易嫁》《火烧子都》《画龙点睛》《三请樊梨花》《昆仑女》《遥祭杏花村》等,现代剧有《我肯嫁给他》《心肝宝贝》《第七棵是玉兰树》等。因为唱腔出色,他曾为电影《西施泪》范蠡配唱,为电视剧《僧尼会》配音配唱,并获全国戏曲电视剧二等奖,为婺剧录有多盒磁带、VCD。他的《婺剧声腔浅谈》被收录在浙江省首部声乐论文集中;《婺剧唱腔随谈》一文也广为流传。

    1970年7月,他进入浙江婺剧团培训班(后改名为“金华地区文艺学员训练队”)。1976年,他进入浙江婺剧团参加“小刀会”排练,并担任刘丽川B组男主角老生。他的第二本大戏是《杨八姐游春》,跟吴光煜老师学宋皇(小丑),然后进入古装戏的基本功训练(水袖、台步、指法等)。

    1978年,刘智宏跟徐勤纳老师学“断桥”许仙,后又排演了《打金枝》,此戏曾受兰溪婺剧名家申爱凤老师的指点,接着他又学演了《姐妹易嫁》曹纪。因在校他是学武生的,以翻跟头为主,1980年,他跟王一凡老师学《火烧子都》,此戏不但有大量翻打动作,还有大段的唱腔。

    1981年,刘智宏随团去长春拍摄电影《西施泪》并为“范蠡”一角配唱,被长春电影制片厂记功表扬,长春回来后又连续排演了《三姐下凡》《柳玉娘》《白蛇后传》《海瑞罢官》《画龙点睛》等古装剧和《我肯嫁给他》《心肝宝贝》等现代戏。

    1987年,他为“僧尼会”小和尚配音获全国电视剧戏曲片二等奖。1990年,他被借用到金华艺术学校,担任声乐、唱腔、硬毯子、操把老师,被省艺校领导称全国少有的多面手教师。

    1996年,刘智宏回浙江婺剧团参加《黄大仙》排演,然后是《江南第一家》《情系碧水》《昆仑儿女》《昆仑女》《三请樊梨花》《梦断婺江》《遥祭杏花村》等,还有一些下农村演出剧目,如《狸猫换太子》《讨饭国舅》等。他笑着说:“当时我戏演得还真不少,武生、小生、老生、花腔、丑角都尝试过。”

    “说起来我对婺剧有点贡献的话应该是唱腔的突破,我继承并发扬了传统唱法,把婺剧的唱腔唱得更细腻,声音运用更美、更合理、更科学,更好地用声音来表达人物情感。这是我比较自豪的一点成就。”通过这么多年的探索,“以情带声”(以情绪引发声音的变化),同时也“以声带情”(以声音的变化引发情感的推动),使得唱腔更感人。

    刘智宏在浙江婺剧团一干就是46个年头,他说,现在想起来感慨挺深的,追根寻源是两个字:喜欢,因为“喜欢”才会有发自内心的动力,才会想方设法地将它做好、做美,在漫长的生活中,不计得失、不怕困苦、排除万难去争取。

    刘智宏在学生时期是不喜欢婺剧(戏曲)的,他喜欢的是歌舞。小时候,他梦想当歌舞演员,考进培训班后,因各方面条件并不算好,又处在变声期,前三年什么事都轮不到他,当时他还记得,赵炳良老师跟操把老师徐吐金说:“他以后能翻一个‘出场’就不错了。”于是他就帮着徐老师操把,他一边练,一边跟老师帮助同学翻跟头,(于是他成了目前浙江婺剧团唯一的操把老师),就因为赵老师说他只能翻“出场”,不服输的他要比同学们更用功,成了武功演员。他虽然不能上声乐课,每天还是早起40分钟练习,不管在学校还是下农村劳动,风雨无阻,他一个人找一个地方,练呼吸、喊嗓从不间断。现在想起当时那种不懈努力的精神,他都为自己感到骄傲。他说,人是要有点精神的,为了自己的理想和目标,应该不懈努力,年轻人的力气是越累越多的。

    通过自己的刻苦努力,在毕业考试时,刘智宏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,业务项目全优,而后一个角色接一个角色地排练演出。至1976年入浙江婺剧团之前,他包揽了所有男主角的戏份。原先喜欢唱歌跳舞的他,也因为出演的婺剧越来越多而越来越喜欢它。喜欢上婺剧以后,他决心要为它做点什么,要为自己心爱的婺剧贡献点力量。一个剧种的存在好与否,要看它的音乐、唱腔、念白,这些是代表剧种的最主要因素,形体表演除了一点特色之外,和其他剧种大同小异。他选择了唱腔,希望在唱腔上有所突破,一改婺剧唱腔“喊”“尖”“挤”的不科学唱法。

    有了目标,刘智宏又进入了一个新的、漫长的学习阶段,因为婺剧没有声乐、唱腔老师,全靠自己自学、摸索,一切技术手段都要有方法、要科学。他从京剧民族声乐入手,记得当时买的第一本声乐书是林俊卿老师写的,拿到手时发现很难看懂,书是从医学角度剖析发声的原理,他一遍一遍地看,一点一点领会,后来又找到其他老师的书籍来读,才慢慢理解那些理论。读懂京剧唱腔之后想转至婺剧唱腔也非常不容易。1986年,他在杭州听了金铁林老师的课,受到了很大的启发。渐渐地,通过理论学习、经验的积累他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、比较科学的演唱方法。

    他说,唱腔艺术是:技术运用+情感理解+情绪的投入相结合后达到最高点。通过多年的学习和训练,他认为戏曲演员,特别是婺剧演员在学习和训练的过程中,有三个要点:

    一是要有激情,保持长年的激情。身段训练、毯子功训练有了激情,在训练时就能发出无穷的力量和潜力;声乐唱腔有了激情,在训练时就更有欲望,身体的兴奋度更能体会演唱时的一些功能滋味的变化。

    二是要有耐心和毅力。有了耐心和毅力,就能克服训练时的枯燥情绪。

    三是要有悟性。悟性就是能静下心来细心领会、仔细琢磨,要学会听,静心听才能悟出门道。

    他的另一个体会来自于演出,作为一名演员,上台一定要认真,除了对得起观众和自己的工作之外,认真的演员总能在演出过程中发现一些问题,而这些问题在演出后加以改进,是促进自我进步非常有效的方法。只有自身不断努力,通过演出找缺点、改正,提高自身演艺水平,让婺剧观众看到和听到越来越多、越来越美的作品。认真人人会说,但不一定能做得到。

    回望漫漫艺术之路,刘智宏为自己总结了一句话:为人一身清,为婺一身勤。

    文章来源:金华广电融媒体

 

消息来源/(2019-04-16)  
浙ICP备10042029号